您現在位置 : 首頁  >>  保險案例  >>  文章內容

車險糾紛五類爭議 聽聽法官怎么說


文章作者:袁婉珺 發布時間:2017-10-25 瀏覽次數:

保險具備社會“穩定器”和經濟“減震器”的功能。隨著國民財富的快速增長,民眾風險意識顯著增強,我國保險行業步入高速發展的快車道,各類保險糾紛案件呈攀升之勢。近日,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對車輛保險糾紛案件審理過程中的五大爭議問題做了專題調研并提出裁判提示。

調研發現,近三年該院受理的涉機動車類財產保險合同糾紛案件為477件,通過對此類案件的分析研究,總結出了五項爭議問題:

一是投保人或被保險人發生交通事故后,保險人未及時定損造成財產損失無法確定,訴訟中保險人是否可對維修項目價格提出評估鑒定申請。

典型案例:二原告在交通事故發生后,應保險公司要求提供各項材料辦理理賠手續,但保險公司找出一些理由不予理賠,故二人將保險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賠償。保險公司辯稱事故雖發生在保險期內,但對第三者的賠償數額過高,申請對相關維修項目價格進行評估鑒定。法院審理認為,本案中,一方面不能因保險公司未及時定損而禁止劉某、靳某對第三人履行賠償責任,另一方面保險公司在訴訟中亦未提供初步證據證明維修價格不合理。所以,對保險公司的鑒定申請不予準許,其應按照保險限額向原告賠償保險金。

法官提示:保險事故發生后,被保險人應按照理賠流程及時報案,保險人應及時受理并盡快進行查勘定損,如在合理期限內未能定損,損害被保險人權益的,應當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

二是天氣原因導致車輛發動機損壞,訴訟中保險人以車輛未年檢為由主張免責是否可以支持。

典型案例:原告車輛因下大雨導致發動機滲水,報案后接到被告某保險公司通知對此次車損事故不承擔賠償責任。被告辯稱,事發時原告的車輛未進行年檢,根據保險法和保險合同的規定,屬于免責事由,所以不同意承擔賠償責任。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事故發生的原因與車輛沒有定期檢驗沒有直接必然的聯系,未定期檢驗不能當然作為拒絕理賠的依據。根據我國保險法規定,保險合同中規定保險人責任免除條款的,其在訂立保險合同時應當向投保人明確說明,未明確說明的,該條款不產生效力。本案中被告未提交相關證據證明其已向原告履行了提示及告知義務,免責條款不發生效力,故被告應在約定的賠償限額內賠付原告。

法官提示:“明確說明”應指保險人除在保險單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還要對免責條款的概念、內容及法律后果等,以書面或口頭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釋,以使投保人明了該條款的真實含義和法律后果。

三是投保人或被保險人駕車發生交通事故,訴訟中保險人主張非醫保用藥費用屬免賠范圍能否得到支持。

典型案例:原告某員工駕駛車輛與趙某駕駛的小客車相撞,造成趙某及車上人員受傷,雙方車輛損壞。原告先行墊付了趙某等人的醫療費用,隨后起訴其保險公司要求承擔賠償責任。被告辯稱雙方在保險合同中約定,保險事故發生后,保險人按照國家有關法律、法規規定和保險合同的約定,在保險單載明的賠償限額內核定賠償金額。保險事故造成第三者人身傷亡的,保險人按照《道路交通事故受傷人員臨床診療指南》和國家基本醫療保險的標準核定醫藥費用,故對趙某等人醫療費用中的自費費用不予賠付。法院審理認為,原告投保車輛在保險期限內發生交通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傷亡的,保險公司應當按照保險合同約定在保險限額內承擔相應的賠償義務。被告未明確說明自費費用的具體數額,且該項條款的約定屬于保險合同的免責條款,但書面文本上未見足以引起原告注意的提示,且被告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就該條款內容向原告作出明確說明,故對其抗辯意見不予采信。

法官提示:投保人在投保時應仔細閱讀保險合同中的免責條款,了解免責條款具體內容后再簽字確認。保險合同書面文本應當有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且保險公司應注意保留和提供其就免責條款向投保人作出過明確說明的證據。

四是駕駛證被扣12分后仍駕駛車輛發生交通事故,訴訟中保險人主張該項事由屬于免責條款規定的情形能否得到支持。

典型案例:王某就其所有的機動車向某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保險條款約定,發生意外事故時,駕駛人在駕駛證丟失、損毀、超過有效期或被依法扣留、暫扣期間或記分達到12分仍駕駛機動車的,保險人不負賠償責任。后王某允許的駕駛人寧某駕車與案外人相撞,寧某負全部責任,王某向案外人賠償后,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保險公司認為寧某的駕駛證扣分已達12分,符合免責條款的情形,因此拒絕賠付。故王某將保險公司訴至法院。法院審理認為,被告制定的免責條款中的該項事由屬于行政法規中的禁止性規定情形,且其已對該條款用黑色字體并在保單正面提示投保人閱讀。寧某在駕駛證扣分已達12分的情況下仍駕駛機動車,既違反法律、行政法規中的禁止性規定,又符合保險合同中約定的免責事由,故被告無需承擔保險責任。

法官提示:駕駛人在駕駛證記分達到12分的情況下,應當接受交警部門組織的相關培訓和考試,重新取得駕駛證,在此期間不得駕駛機動車。如駕駛人駕駛機動車發生事故,只要保險公司將這種“法律、行政法規中的禁止性規定”作為保險合同的免責事由,并進行了提示,該免責條款即為有效。

五是發生交通事故時,被保險人一方被交通管理部門認定為無責任,訴訟中被保險人向自己的保險公司主張理賠能否得到支持。

典型案例:

案例一:楊某為其所有的小轎車在保險公司處投保了機動車損失險及第三者責任險等險種,保險期間內,楊某駕駛車輛與劉某駕駛的車輛發生交通事故,經交通管理部門認定劉某負事故全部責任,楊某無責任。事故發生后,楊某共花費修理費32萬元。楊某將劉某及其保險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賠償其車輛損失。由于劉某未履行相應的賠償責任,楊某將自己的保險公司訴至法院,要求其在機動車損失險項下賠償修車費31.8萬元。被告保險公司辯稱在此次交通事故中,楊某為無責方。根據保險條款的約定,在被保險人無責的情況下,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

案例二:張某為其所有的小轎車在保險公司處投保了交強險、機動車損失險、三者險等險種,保險期間內,張某駕車與侯某駕駛的車輛發生交通事故,經交通管理部門認定,侯某負事故全部責任,張某無責任。張某因此次事故花費修理費14500元,因找不到責任方索賠,于是張某將自己的保險公司訴至法院,要求其在機動車損失險項下承擔賠償責任。被告辯稱在本次事故中,張某是無責方,根據相關規定,張某應向全責方侯某主張索賠,其不應承擔責任。

法官提示:這兩起案例中的原告在交通事故中均是無責方,在向全責方索賠未果或者找不到全責方的情形下,而將保險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賠償車輛損失。不同之處是案例一的原告在窮盡了對責任方的索賠后,仍沒有得到賠償后才向保險公司索賠,而案例二的原告是在沒有向責任方主張賠償的情況下,就向保險公司索賠。法院經審理認為,在保險期間內,發生保險事故,被保險人依據雙方的保險合同當然有權向保險人主張賠償。在這兩起案件中,保險車輛的損壞均是由第三者導致,根據保險法司法解釋相關規定,在不重復獲得賠償的前提下,無責方可以要求第三者承擔責任,也可以向自己的保險公司主張賠償。保險公司向自己的被保險人理賠后,享有向責任方追償的權利。這兩起案件,法院均支持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在涉及保險代位求償權糾紛案件中,為了能盡快解決糾紛,保護自身合法權益,被保險人應當提出明確的訴訟請求和訴訟當事人。代位求償權是一種請求權,是保險人代替被保險人向第三人行使的權利。保險公司享有此權利應滿足三個條件,分別是保險標的的損害是基于第三者的損害行為而發生、保險公司已向被保險人賠償保險金、被保險人對第三者享有賠償請求權。(來源:中國保險報·中保網)



0


上一篇:保險法司法解釋(四)(征求意見稿)逐條解讀
下一篇:出了事故不報案 保險公司免賠三者險
 
關于協會
會員單位
會員服務
資訊中心
行業規范
消費者教育
領導介紹
業內動態
 
大 事 記     行業風采    
法律聲明 | 隱私保護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 河北省保險行業協會您是本站第 個訪客 今日第 個訪客 冀ICP備13017285號-1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